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欣欣资料 惠泽社群
主题 :我只是一个流泪的俗人
级别: 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9-07-25 19:38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我只是一个流泪的俗人

她说:巫小欢,你这个巫婆,你真恶毒。有时候,我在怀疑是不是你炼了什么妖术去诅咒傅小安,让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死样子。

哦。我知道了,是关于傅小安吗?那一个没种的男人,我倒情愿我真的会什么巫术然后在深夜十二点诅咒他永不安心。可惜,我是俗人巫小欢,我爱钱,所以,我是俗人。

唐可可傅小安又对你视而不见了吧!哈哈,我就是恶毒,你现在知道也不迟啊,同学十年,你现在才了解我,可见你做人有多么的失败。

她气急败坏的在电话那边吼叫,震耳欲聋的吼声让我的耳朵嗡嗡作响,我嘴角向上扬,可天知道我的已经寒冰刺骨。我站在浴室接她的电话,对面是一面镜子。镜子里的女子脸色苍白,嘴唇惨白,皮肤白似病态的白,一头长及腰的头发潦草的贴在后背,嘴角在上扬,眼睛冰冷锐利。这样的情景很讽刺。任谁见了都会感觉到毛骨悚然。

我不耐烦的把手机挂了,丢在黑色条纹大理石砚台上,然后放满水,把头侵在注满水的石盘里。然后闭上眼睛在静水的世界里放声大哭,在暗无天日的世界里,我看见脆弱的自己蹲在墙角上颤抖着肩膀,嘴巴在喃喃自语。傅小安。你这个骗子。大骗子。

然后我听见撞门的声音,林小铭在门外面怒吼,巫小欢,你在里面做什么?你这个疯子快开门,巫小欢,快开门。听见没有。

我抬起头来,寒冷的水顺着我的头发、轮毂线条滴落,嘴唇呈青紫色。我恍惚的去开门,林小铭因太过用力撞门而被我突然间开门,整个人来不及控制身体狼狈的撞到窗边的墙壁摔倒在地下。我想笑,可却发不出声音。嘴唇只能向上翘,安无声息。

他咧嘴呲牙的吐了一淡口水,站起身摇晃的说,巫小欢,你要让我担心到什么时候?

听见林小铭的这一句话让我模糊的想起曾经傅小安也这样说过。记得事情是这样的,我依旧站在学校门口嘴里咬着棉花糖等傅小安一起放学回家。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生叉着腰站在我面前凶狠的问我,你和傅小安什么关系?

我奇怪的看了看她,挑染黄色碎发在阳光的灼热下很是耀眼,大大的眼睛画了青色的眼影显得极其妖艳,嘴唇涂了精亮的紫色唇膏,纯白紧身露肚棉布衣加上把学校校裙改装成超短裙,露出一双瘦不啦叽的长腿,很明显是一副不良辣妹打扮,后面还跟着几个小太妹,有跟班就代表她在这个城市里混得不错。

我没有理睬她,依然咬着我软绵绵的棉花糖向学校大门里面张望,正在纳闷今天傅小安怎么那么迟。那个女生在等十分钟后见我鸟她,脸色顿时如美术老师教过分辨色彩的土揭黄那样难看。

她使了一个眼色,后面三个小太妹上前来围住我,面露诡色,我只是淡淡的挑挑眉,这样的场面不过尔尔,那些路过的学生个个面如土色小心奕奕的饶过我们而行,但眼睛却紧张又好奇的往我们这里瞄来。她们夹着在中间的我向学校后面那个荒芜的垃圾场走去,那里人烟稀少,记得傅小安曾经说过,那是因为那里曾经出过怪事,所以由原本的储蓄室变成垃圾堆。

垃圾堆在一段时间会有固定的垃圾车来清理,今天不是清理的日子。所以,后面的垃圾腐败弥漫着一阵又一阵让人闻了便忍不住想要呕吐的气味,我面色自如的看着她们停顿下来,脸谁都是嫌恶的表情。

我把棉花糖吐出来,以不屑的姿态骄傲的居高临下的盯着那个带头的辣妹。她阴恨的冷笑,很早之前我就看你不顺眼的了,而你竟然还这一副嚣张的模样,以为我不敢动你吗?竟敢不知死活的抢可可的男人。

风夹带着阳光温度的躁热迎面扑来,我忍不住翻翻白眼,原来是唐可可埃傅小安是唐可可的男人,说出来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岂有此理,这样白痴的话她也敢说得出来,真让我佩服。还看我不顺眼,好象别人看她很顺眼一样。我喃喃自语的说。

她面色一青一白,尖锐的声音穿破云霄,该死的你,看你拽什么拽。她说完这一句话就叫其他三个靠拢我,试图抓住我。

我不是那些胆小如鼠的淑女,我是个粗暴野蛮的女子。我的观念早在她们幻想着王子与灰姑娘的时候已经看透了这个世界的人表面一套暗地一套。我的思想是早熟的,我的性格是冷漠的,那些隐藏在身体里的火热早已经边的麻木不仁。

所以,我毫无顾忌的反击。人不惹我,我不惹人。人若犯我,我必反击。我一个勾挂圈打到右边女生的肚子上,再用脚踢在后背试图偷袭我的女生。我不是男人,不懂得怜乡惜玉,纵使他们是小太妹又如何,还不是一个个的娇生惯养,要知道,巫小欢可是从小便打架到大,即使不懂得真正的工夫,也能够把这些不足为患的女生打得倒地不起。

她们躺在地上呻吟,我冷眼看着惊恐的带头女生。我只是面无表情的说,不要试图耍阴照,如果,你要玩,我巫小欢不会怕你,必然奉陪到底,即使是粉身碎骨。玉石俱焚。我也绝对不会退缩。

傅小安来到的时候,她们已经走。我坐在黄色泥沙的地面上发呆,小脚隐隐作痛,刚才并不是一个人偷袭,而是一个打正面,两个在后面偷袭。我的脚只踢中其中一个,另一个就抄起地上的石头狠狠的往我的小腿上砸,我因痛楚而激发出怒气以极快的速度在她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用受伤的那一个脚恶狠狠的踢中了那女生的脸。

然后,他看见我流血的脚阴沉了脸,他沉默让我惊慌,但我也只能够无言为对,即使我害怕我也不会把这些脆弱表露出来。我的倔强与固执不允许我把脆弱的一面展示在别人面前。

他弯下背说,上来。我背你回去。我乖巧的听着他的话。他的脊背温暖厚实,我安心的闭上眼睛,嗅着熟识的气味开始入睡,在进入梦乡的那一刻,我可以清晰的听到傅小安忧伤的说,巫小欢,你要让我担心到什么时候?

(2.)

那一天,我躲在屋里看电影。我没有去学校,也没有打电话请假,我就只是关了灯,锁了窗,锁了门。在一片漆黑里倦缩在沙发上看着那个闪烁着光的屏幕。

如果,你们要问我的亲人不在乎我吗?或是不关心我之类的问题。我可以简单并且清楚的告诉你们,我没有父亲,我只有一个母亲。我的母亲未婚生子,生下了我,就一个人到外国去,只是每年往我的卡上打很多很多的金钱。我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我从来没有听谁说过,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只是有一天,突然消失了半年的母亲突然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而且还抱着一个婴儿。母亲把我托付给傅小安的母亲便离开了中国。

然后,一别就是十几年。我现在连她的模样也记不起。她什么也没有留给我,只是给我一个名字,叫巫小欢。她的轮毂在我依稀的印象中边得模糊不清,变得只有一贯很淡很淡的影子,位置知道这个影子就是我的母亲。我对她没有感情。她对我也没有感情。我们如同两个只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互相不过问,各自生存在自己的世界里。

所以,我和傅小安是青梅竹马。所以,在我的记忆里,傅小安是第一个抱着我灿烂的笑给我看的人。我的记忆里最多是傅小安,他身上阳光的气味,他洁白的牙齿,他凌乱短碎的头发,他脖子上的胎记,所有有关他的事,成为一部电影日夜播放在我的大脑里。

我对傅小安的感情是深不见底的,如同,我没有了他就如身躯与灵魂的二分为一。

这个世界的同情多得泛滥成海,每个人对你的身世家境都处在于一个同情的级别上,他们接近你,帮助你,对你微笑,对你友好,都只是在同情你,施舍你。你是乞丐。在乞讨着别人的同情,微笑,关心,帮助。

所以,我的世界是孤独的,我不信任任何人。我知道他们都是别有用心的人,由于他们太过幸福,所以见到可怜的人就会把内心里堆积成山的同情泛滥渲染。对于这些人,我从来都是不屑一顾。我有我的骄傲。我没有父亲,那又怎样,我有钱。我有母亲等于没有母亲,那又怎样,她能够给我很多很多的金钱。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即使她众叛亲离那也没有关系,至少她富有。她的富有不会使她在别人的眼里是可怜的人,是同情的人,是乞丐。所以,她骄傲得鄙视所有的人,她只会去相信唯一真心真意对他好的人。

巫小欢的钱有一个巨大的作用,那就是,讨厌她的人都要讨好她。或者她一个开心会给你捐款,就如同学校一样,老师都对她有特别的待遇,她不上学,不请假,没关系。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每年开学的时候她会给学校十几万作为教育基金。

我鄙夷的笑,开怀大笑的笑,这一切只是刚开端,那是因为傅小安也背叛了她。这一个站在人山人海,热闹喧嚣繁华大都市中心的小孩独自形成一个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只有她自己一个人,那些关于过去的她相信的都已经成为过去,她只是冷漠的表情睁着锐利冷漠的眼睛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讽刺的观看着。

然后,在这个世界里突然之间就闯入了一个外来客。这个外来客说,你叫巫小欢是吧。听说,你很有钱埃我惊诧的看着他,这个人真是胆大包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直率地开门见山的说,你叫巫小欢是吧。听说,你很有钱埃

我冷冷的瞄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享受自己的午睡。那一天,我逃课到学校操场的青草靠边的巨大参天大树上午睡,那一棵树木在已经有一百岁的年龄了,见证了这个城市的明明灭灭,所有喜怒哀乐。爬到树上,然后在一个舒服发枝桠上舒展身躯,微风吹过凉爽直达心田。这是我最喜欢做的事之一,自从傅小安的身边的人变成唐可可之后。

他就是这样突然的出现在我面前,他在我隔壁的枝桠上躺着身躯侧着头看我开始了第一句话。

我叫林小铭拉。他没有把我的冷漠看在眼内,依然自我中心的呱呱的说话。他的噪音打扰了我的睡眠,我不客气的说,你是不是三八,口水那么多。

他停止了,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我看,看得我浑身不自在,然后他咧嘴一笑,我恍惚看到了在我做错事之后,看见傅小安包容的灿烂盛开的微笑。

他很像傅小安,于是,我的心有了许些的耐性。我问,你想怎样。

他说,我想当你的保镖。

我狐疑的打量着他,一张轮毂分明的脸,一头栗色的头发,一双深邃不失锐利的眼睛,还有就是一张很吵的嘴巴。其他没什么了。

知道我有钱的也不过是学校校长而已,其他人谁知晓?谁会相信一个中学生女生有几百万身家。他警觉我的防备于是没好气的说,是我义老爸校长大人命令我来的。

哦,我忘了补充一点,校长大人是我母亲的兄长,而我每年给的十几万也只是以母亲的名义给他的。他在我的心里有很重要的地位,他不会勉强我我做不喜欢的事,他只是在我太过分的时候说两句颇有分量的话,我不得不听。

林小铭就是这样认识的。后来后来据说他一直以保护者的姿态站在我的身边,再也没有让人伤过我一分一毫,除了那一次,为了傅小安我折磨自己,自残。他更加变本加厉的搬来与我同居,照顾我的起居饮食。

在傅小安与唐可可在一起的那一天,我不顾他们的反对,独自搬出来,住进了舅舅买的别墅。有时候回去探望傅妈妈也是挑傅小安不在的时间回去。

既然傅小安有别的选择,那么我怎么可以死不要脸的赖在别人家里?我一直以为长大以后,我会是傅小安的新娘,傅小安会是我的新郎,所以住在他家住就有了天经地义的理直气壮。既然在傅小安另有女朋友之选之后,那么我还有什么名目住在他家,即使有,我也不可能每天以笑脸去看他与别的女人亲亲热热,我自认为,我没有如此大的肚量,我承认,我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可是,在爱情面前有那一个女人不自私?

(3.)

唐可可喜欢傅小安不是一年两年的事。自我与傅小安上小学六年级,她作为插班生转来到我与傅小安的班级上,就对傅小安一见钟情,表白失败没要紧,依旧不放过任何可以接近傅小安的机会。无论,巧合的遇见,或是浪漫感人的情书,或是跟踪我们,再不然就是拿到傅小安的手机号码日夜的发信息给傅小安,弄到最后傅小安不得不换了号码,只有家里人知道,就连同学老师也不知道,唐可可别无他法,只能够在学校里的时间纠缠着傅小安。

我曾经取笑过他,艳福不浅。他厌恶的表示不敢恭维这样的艳福。

同学六年。唐可可为爱情的勇气让傅小安真的相信她是真心的喜爱他,于是便没了芥蒂偶尔也会对她和颜悦色,这样的变化看着我眼里,还不足为患,我就是太过信任傅小安对自己的感情,与信任傅小安的厚实责任感强烈,才放心的允许任何一个女生接近傅小安,我知道他对我付出的感情。我千错万错也没有想到唐可可利用了傅小安的责任感设计失了身给他,于是,这个白痴转身离开我,去到唐可可的身边。每回见着,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那一种忍让的表情让我悲凄疼痛。

我知道他不爱唐可可,我知道他为了唐可可的清白毁了我们之间的一切,我知道他为了那该死的责任赔上了自己一生的幸福,我知道他很想我。这些都是他的压抑,这些都是他的痛苦,我不是不知道。可是,可是,我又能够怎样?

唐可可的行李让原本把她当朋友的傅小安彻底地厌恶了她,每回见着了她总是黑着脸沉默,能找借口不见她就找尽了借口,唐可可忍受不了跑到他家去逮他。可傅小安依旧对她冷漠,她在这样的日子里逼疯了自己,每一次见过傅小安之后都会打电话挖苦我,讽刺我。我当然不甘示弱的反击回去。

那一次,傅小安忍受不住思念。在我住的地方等了我一整夜,那个寒冷的冬天,我依然记得他泛白的手是那样的冰冷,发紫的嘴唇,颤抖的身体。失去色血的惨白的脸,他倦缩在我家大门门口那个墙角那儿等我,身体因为维持一个姿势太久而导致身体血液循环失去流动作用,手脚已经麻痹。

我哭叫着打开门,背起他爬到二楼,轻轻的放他在床上,拿了厚厚的棉被五张盖住他的身体,然后爬上床去,在棉被里为他按摩,让血液流动。

按到手都酸痛了,傅小安才睁开明亮的眼睛,洁白的牙齿因为笑容而灿烂着,我哭着骂他笨蠢傻,该骂的都骂了,然后不可截止的趴在他的怀里嚎啕大哭。

听见傅小安忧伤的声音说,我很想你。等了你很久。

是呀,没有了傅小安管制行动,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可以彻夜在街上游荡或者去林小铭的酒吧里喝个酊酩大嘴,可以没日没夜的颓废堕落,糜费人生,挥霍青春。

就因为傅小安的这一句话,那些被我压制住的委屈与悲伤汹涌包围了我。让我歇斯底里的流泪渲染所有的难过哀伤,所有伪装的坚强终于不支地倒塌在这一句话里面。自此至终我从来都没有自己所想象得那么坚强。

宣泄过后,我日夜不出门,坐在地板上发呆,眼前都是傅小安的一举一动,然后看见了唐可可与傅小安站在一起,他们站得很远,我站在彼岸看着他们,然后声嘶力竭地叫喊,刻骨铭心的痛苦在心脏四肢百骸弥漫开来。

因为长时间没有食物,所以导致视觉出现了幻想,然后拿起锋利的刀在手腕上释放了囚禁的血液。林小铭因为接到舅舅的电话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学校,也不见人影没有消息于是来找我,看见我倒在血泊里愤怒了神经,在抢救我之后,脱离危险之后,跑去找傅小安狠狠的按住他往死里打,唐可可在旁边尖叫,到最后被制暴人员来强制住林小铭才制止了这一场惊心动魄的劫难。

傅小安混身是伤的站在病房玻璃窗外看着我,他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我自残的事。

(4.)

知道吗。经过那一件事情之后。虽然,我不再那样疯狂,可在接到唐可可的电话还是无可避免的克制不住自己悲痛万分。

十年过去了。十年间的纠葛我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很累很累,这一个充满伤痕的城市里承载着太多我与傅小安之间的回忆,我怕我坚持不下去,不得不带着遍体鳞伤逃避。

于是我对林小铭说,我想离开。

林小铭问我离开去那里,我盯着湛蓝的天空说,不知道。就这样吧。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行走,直到我厌倦为止。

他皱眉的模样有点沧桑,这个男人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有着明媚灿烂的少年,他经历十年的心力交谇只为了照顾一个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女生。

我伸手抚摸他分明的轮毂,仔细的看着每一条纹路,只为了日后能够清晰的记住他的脸以及每一个表情。然后亲吻他的嘴唇说,林小铭,让我记住你的脸与你的气息。我不要我忘记你。

林小铭悲怆的笑了,他说,这一个戒指,早在遇见你第一次之后就买了,一直想给你戴上,可惜我没有这样的命运与机会,所以,请你把它也带走,把我对你的心带着去颠簸流离去远走高飞,当你寂寞难过的时候,拿戒指出来看一看,你要知道,你要知道你并不只是自己一个人,还有一个叫林小铭的人心陪伴着你。

我泪流满面的握着那个细细的银色戒指,在戒指的内圈里刻有,林小铭,巫小欢不离不弃的永垂不朽。

只是林小铭,你知不知道?

在某个城市里,站在天空下的巫小欢,想起曾经的沧海桑田,也只是一个在某日突然流泪满面的俗人。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