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欣欣资料 惠泽社群
主题 :昨夜星辰
独庸生
级别: 高手

楼主  独庸生 发表于: 2019-08-10 11:21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昨夜星辰

  
  他特别喜欢这位客人。

  第一总是让人难忘的,何况到目前,还是他的唯一一位客人,当然,他才学了不多久。她是位中年妇女,很普通的一位中年妇女,脸上已见岁月的痕迹,笑起来微逢着眼,嘴角上扬,却是笑而不语,让这礼貌的笑,多了几分亲切。

  人与人,是讲缘分的。那天,还有另一位师傅在场,偏偏是他帮她体验,两天的活动,也只有她开了卡。他承认自己有小小的得意和骄傲。是这原故,让他对她特有好感?

  不为良臣,就为良医,这是文人的古训,他都不曾有过渴望,最后竟鬼使神差当了“良医”。这个良字,不是说他,是说他学的技术,一种文盲也能学会的技术,效果倒非常好。他不敢说自己是医者父母心,能得到相当的报酬之余,又能为他人解除痛苦与疾病,他很乐意,也很满足。悬壶济世自然谈不上,能与人有益于己有利,足矣。

  一个多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有个习惯,一躺下就打开音乐,播放一些在他们那个时代的流行曲。他很少主动听歌,这些经典老歌,多少都有印象,都有那个时代的印记,如今听来有如游子回乡,百感交集。当然,也许是他太“文艺”了。

  听着这些如梦似幻的老歌,感觉如浮游在昔日时光,他喜欢这种感觉。特别是听到一首熟悉的,如见故友。都说爱屋及乌,难道,这就是喜欢这位客人?为了方便联系,他们加了微信。起初没什么话,不知为什么,微信交流多了,也不知何时,她戏称他为老板。老板这称呼从何而来,他至今没弄懂,他不是老板,当然暂时也不是打工仔。是他有次开玩笑叫她老板娘么?时下,都习惯称呼客人为老板或老板娘,他也不能免俗。于是聊天就变得有点搞笑了,总是老板娘和老板在聊。

  他开始喜欢和她聊天,他说得多,她说得小。他很喜欢这种诉说的感觉。也不管别人爱不爱听,他总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声音低低的,似乎有某种的温柔。她呢,也不知烦不烦,不时唔唔回应。他觉得她不是客人,而是朋友。可能是他愿意她是朋友,而不是客人。只有当别人是朋友,才有说不尽的话,才会不需要话题。他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这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感觉。她也和他开玩笑,比如总嚷嚷要他请喝茶,请吃宵夜。

  “老板,你的宝马呢?“
  调理快结束时,她问。
  “什么宝马,别挤兑了。停楼下呢。要送你回去不?“
  家离店一公里,她每次都是走过来的,这些他都知道。快子夜了,是有点晚了。
  街上几无行人,车辆也少了,繁忙的都市,终于显得有些泠清,虽然灯光很璀璨。她开,他坐后面。电动车是开的舒服,坐的难受,他的脚都放不到踏板上,他担心脚一抬,车就会翻转,还好不远,他就一路吊着脚。
  “宵夜摊都关门了“他说
  她笑了。
  回去的时候,他有点懊恼。今天他失态了,无端说起自己一段“网上情缘”。都是那首歌惹的祸,每次听见这首歌,心里总是酸酸的,偏偏她的老歌里有这么首“新”歌,不思量,自难忘,这样吗?有那么一刻,他觉得眼里一阵潮热,头脑一发热,就冲口而出。以前,有那么段时间,他也很喜欢和别人说那位朋友。朋友,不在多,而在精。可能是太寂寞了吧,所以不论悲喜,总希望有个共鸣,至少是回应吧。他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是有种“表现”欲,得自省了。喋喋不休,谁喜欢?
  路上,不知为什么想起了达明一派的《石头记》,他很喜欢这歌。是清冷的夜晚,是清冷的街景,让他有此感觉?天上无星无月,暗沉沉的。昏黄的灯光照着长影。

  “老板,回到家未?”
  “刚想问你睡没。早点睡吧,老板娘,明天还得早起!“
  “晚安!”
  2018-10-19

  他特别喜欢这位客人。
  第一总是让人难忘的,何况到目前,还是他的唯一一位客人,当然,他才学了不多久。她是位中年妇女,很普通的一位中年妇女,脸上已见岁月的痕迹,笑起来微逢着眼,嘴角上扬,却是笑而不语,让这礼貌的笑,多了几分亲切。
  人与人,是讲缘分的。那天,还有另一位师傅在场,偏偏是他帮她体验,两天的活动,也只有她开了卡。他承认自己有小小的得意和骄傲。是这原故,让他对她特有好感?
  不为良臣,就为良医,这是文人的古训,他都不曾有过渴望,最后竟鬼使神差当了“良医”。这个良字,不是说他,是说他学的技术,一种文盲也能学会的技术,效果倒非常好。他不敢说自己是医者父母心,能得到相当的报酬之余,又能为他人解除痛苦与疾病,他很乐意,也很满足。悬壶济世自然谈不上,能与人有益于己有利,足矣。
  一个多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有个习惯,一躺下就打开音乐,播放一些在他们那个时代的流行曲。他很少主动听歌,这些经典老歌,多少都有印象,都有那个时代的印记,如今听来有如游子回乡,百感交集。当然,也许是他太“文艺”了。
  听着这些如梦似幻的老歌,感觉如浮游在昔日时光,他喜欢这种感觉。特别是听到一首熟悉的,如见故友。都说爱屋及乌,难道,这就是喜欢这位客人?为了方便联系,他们加了微信。起初没什么话,不知为什么,微信交流多了,也不知何时,她戏称他为老板。老板这称呼从何而来,他至今没弄懂,他不是老板,当然暂时也不是打工仔。是他有次开玩笑叫她老板娘么?时下,都习惯称呼客人为老板或老板娘,他也不能免俗。于是聊天就变得有点搞笑了,总是老板娘和老板在聊。
  他开始喜欢和她聊天,他说得多,她说得小。他很喜欢这种诉说的感觉。也不管别人爱不爱听,他总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声音低低的,似乎有某种的温柔。她呢,也不知烦不烦,不时唔唔回应。他觉得她不是客人,而是朋友。可能是他愿意她是朋友,而不是客人。只有当别人是朋友,才有说不尽的话,才会不需要话题。他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这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感觉。她也和他开玩笑,比如总嚷嚷要他请喝茶,请吃宵夜。
  “老板,你的宝马呢?“
  调理快结束时,她问。
  “什么宝马,别挤兑了。停楼下呢。要送你回去不?“
  家离
  他特别喜欢这位客人。
  第一总是让人难忘的,何况到目前,还是他的唯一一位客人,当然,他才学了不多久。她是位中年妇女,很普通的一位中年妇女,脸上已见岁月的痕迹,笑起来微逢着眼,嘴角上扬,却是笑而不语,让这礼貌的笑,多了几分亲切。
  人与人,是讲缘分的。那天,还有另一位师傅在场,偏偏是他帮她体验,两天的活动,也只有她开了卡。他承认自己有小小的得意和骄傲。是这原故,让他对她特有好感?
  不为良臣,就为良医,这是文人的古训,他都不曾有过渴望,最后竟鬼使神差当了“良医”。这个良字,不是说他,是说他学的技术,一种文盲也能学会的技术,效果倒非常好。他不敢说自己是医者父母心,能得到相当的报酬之余,又能为他人解除痛苦与疾病,他很乐意,也很满足。悬壶济世自然谈不上,能与人有益于己有利,足矣。
  一个多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有个习惯,一躺下就打开音乐,播放一些在他们那个时代的流行曲。他很少主动听歌,这些经典老歌,多少都有印象,都有那个时代的印记,如今听来有如游子回乡,百感交集。当然,也许是他太“文艺”了。
  听着这些如梦似幻的老歌,感觉如浮游在昔日时光,他喜欢这种感觉。特别是听到一首熟悉的,如见故友。都说爱屋及乌,难道,这就是喜欢这位客人?为了方便联系,他们加了微信。起初没什么话,不知为什么,微信交流多了,也不知何时,她戏称他为老板。老板这称呼从何而来,他至今没弄懂,他不是老板,当然暂时也不是打工仔。是他有次开玩笑叫她老板娘么?时下,都习惯称呼客人为老板或老板娘,他也不能免俗。于是聊天就变得有点搞笑了,总是老板娘和老板在聊。
  他开始喜欢和她聊天,他说得多,她说得小。他很喜欢这种诉说的感觉。也不管别人爱不爱听,他总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声音低低的,似乎有某种的温柔。她呢,也不知烦不烦,不时唔唔回应。他觉得她不是客人,而是朋友。可能是他愿意她是朋友,而不是客人。只有当别人是朋友,才有说不尽的话,才会不需要话题。他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这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感觉。她也和他开玩笑,比如总嚷嚷要他请喝茶,请吃宵夜。
  “老板,你的宝马呢?“
  调理快结束时,她问。
  “什么宝马,别挤兑了。停楼下呢。要送你回去不?“
  家离店一公里,她每次都是走过来的,这些他都知道。快子夜了,是有点晚了。
  街上几无行人,车辆也少了,繁忙的都市,终于显得有些泠清,虽然灯光很璀璨。她开,他坐后面。电动车是开的舒服,坐的难受,他的脚都放不到踏板上,他担心脚一抬,车就会翻转,还好不远,他就一路吊着脚。
  “宵夜摊都关门了“他说
  她笑了。
  回去的时候,他有点懊恼。今天他失态了,无端说起自己一段“网上情缘”。都是那首歌惹的祸,每次听见这首歌,心里总是酸酸的,偏偏她的老歌里有这么首“新”歌,不思量,自难忘,这样吗?有那么一刻,他觉得眼里一阵潮热,头脑一发热,就冲口而出。以前,有那么段时间,他也很喜欢和别人说那位朋友。朋友,不在多,而在精。可能是太寂寞了吧,所以不论悲喜,总希望有个共鸣,至少是回应吧。他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是有种“表现”欲,得自省了。喋喋不休,谁喜欢?
  路上,不知为什么想起了达明一派的《石头记》,他很喜欢这歌。是清冷的夜晚,是清冷的街景,让他有此感觉?天上无星无月,暗沉沉的。昏黄的灯光照着长影。
  “老板,回到家未?”
  “刚想问你睡没。早点睡吧,老板娘,明天还得早起!“
  “晚安!”
  2018-10-19
  店一公里,她每次都是走过来的,这些他都知道。快子夜了,是有点晚了。
  街上几无行人,车辆也少了,繁忙的都市,终于显得有些泠清,虽然灯光很璀璨。她开,他坐后面。电动车是开的舒服,坐的难受,他的脚都放不到踏板上,他担心脚一抬,车就会翻转,还好不远,他就一路吊着脚。
  “宵夜摊都关门了“他说
  她笑了。

  回去的时候,他有点懊恼。今天他失态了,无端说起自己一段“网上情缘”。都是那首歌惹的祸,每次听见这首歌,心里总是酸酸的,偏偏她的老歌里有这么首“新”歌,不思量,自难忘,这样吗?有那么一刻,他觉得眼里一阵潮热,头脑一发热,就冲口而出。以前,有那么段时间,他也很喜欢和别人说那位朋友。朋友,不在多,而在精。可能是太寂寞了吧,所以不论悲喜,总希望有个共鸣,至少是回应吧。他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是有种“表现”欲,得自省了。喋喋不休,谁喜欢?
  路上,不知为什么想起了达明一派的《石头记》,他很喜欢这歌。是清冷的夜晚,是清冷的街景,让他有此感觉?天上无星无月,暗沉沉的。昏黄的灯光照着长影。

  “老板,回到家未?”
  “刚想问你睡没。早点睡吧,老板娘,明天还得早起!“
  “晚安!”
  2018-10-19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