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欣欣资料 惠泽社群
主题 :蒋寅:金陵生小言(转自《东方早报》)(转载)
耿苍怀
级别: 高手

楼主  耿苍怀 发表于: 2019-09-05 13:17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蒋寅:金陵生小言(转自《东方早报》)(转载)

蒋寅先生大著《金陵生小言》,除收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所出之书者,尚有多篇刊于坊间诸报刊,今择刊于《东方早报》诸篇贴于此处,以广其传。
  (一)
  明画家顾正谊,号仲方,华亭人,明世祖时以国子监生仕中书舍人。工诗画,画宗黄公望,有园林邻锦江,自号亭林。诸联《明斋小识》卷四称堂叔祖庚藏其画一册七幅,系临摹诸家,高逸深远,绝不犹人。而惜其名不传于世。顾嗣立《元诗选》三集王良《追和唐询华亭十咏·顾亭林》云:“顾公读书处,乃是林塘居。竹树久凋谢,红翠何稀疏。鱼鸟非昔游,风烟尚遗墟。身灭名不朽,流闻千载余。”殆即其人欤?
  
    黄遵宪晚岁制一艇将成,颜曰“安乐行窝”,并题联云:“尚欲乘长风破万里浪,不妨处南海弄明月珠。”而未几溘逝,遂为绝笔。见潘飞声《在山泉诗话》卷一。
  
    杨岘少从其师臧寿恭出游归,舟泊城外十余里八字桥,邻舟有命酒独酌者,视之为严可均。诘岘何自,岘以实对。严诧曰:“是村夫子也,堪若师乎?”异日杨岘叩臧先生,严氏何如人,曰:“粗能讽《三字经》。”文人之相轻若此。
  
    刘心源(?-1915),字幼丹,湖北嘉鱼人。光绪二年进士,官至广西按察使。精于金石文字,撰有《古文审》八卷、《奇觚斋吉金文述》二十卷,湖北省图书馆
  
    藏诗文稿本一卷。毛昌杰《君子馆日记》称其《古文审》“订正前人误译金文,绰有独到处,以所见极多,小学功用甚深故也”,推为“近代第一小学大师”,而至今少有称道者。吴昌硕印取法秦汉,雄伟奇古,求镌者趾错于门,随手应之无吝色,无倦容,东南名士人人有其印。积久成印谱数册,平生嗜朋友如命,惧不遑尽记,各为小传,附于印谱后,颜曰《应求集》,取《易》“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之意。
  
    康有为女同璧,少有才女之名,晚年事迹见于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当其盛年处房室时,梁启超为作《康女士传》,刘鹗见之,有娶为续弦之意。致汪康年、梁启超书云:“前日读卓如先生《康女士传》,神为之王,知其待字闺中也(三月初三《申报》又言之)。已函托罗式如兄转求二公为作冰上人。鹗断弦已经四载,已有姬妾,子女年亦强仕,本不愿续。为思中国习气锢闭已深,此奇女子有难以择配者,仕宦之家必多顾虑,则其才难于展布,不禁有毛遂自荐之意,亦所以成就卓如先生开中国女学之心也,未知高明以为如何。”诚汲汲有仰慕之意,而言之乃似欲解康之倒悬,小说家固有此狡狯之笔乎?
  
    林散之、高二适均为吾宁草书名家,林有求必应,传世墨迹甚多;高笔墨矜重,不如意者悉焚毁。高拔牙,医欲得其书,宁不拔而去。林知之,以书数幅遗牙医,嘱其为高拔牙而嘱不令高知。高平素颇恃才傲物,年少萧娴一岁,而与萧札必称贤契,视若弟子辈,萧泰然不以为忤。
  
    叶恭绰抗战时避地香港,闻日寇将攻港,时上海已沦陷,既不欲往重庆,遂拟姑避黔桂间。订航空机位,不得多携行李,乃选所藏书画之尤异者,截去轴首拖尾,乃至引首、题跋皆不能全,扰攘竟夕,多所抛弃。及凌晨知机位为豪宗所夺,无力与争。飞机竟不再开,而诸书画裁割者不可复续,浩叹不已。见其《遐庵清秘录》卷一南园诸子送黎美周诗卷跋。
  
    钱仲联《梦苕庵诗话》有云:“余曩年曾为《亭林诗补笺》,补徐嘉笺注所未及者,原稿旋失去,幸录副与吾友王瑗仲。瑗仲为《亭林诗集集注》,于徐注外采掇黄节、汪国垣诸家之笺,余笺亦收入,而没余名,此非瑗仲所为。”按:王瑗仲名蘧常,少与钱齐名,合刊《江南二仲诗》者,后以书名。其集注取钱补而没其名者,钱先生谓非其所为,然则谁之为者?昔汪辟疆(国垣)先生批注亭林诗遗墨,尝付上海古籍出版社,待影印出版。王蘧常间取其本,采其菁华入《集注》,虽未没先生名,而先生遗墨竟因此遏而不行。千帆师为予述此事,愤形于色。盖欺生者亦必杀熟,采录副之佚稿而没其名,其迹固不远矣。钱仲联客厅悬自题“攀云拜石师竹室”竖匾,寓平生学术祈向,尝为门人罗时进解之:云者,绛云楼主钱谦益也;石者,箨石斋钱载也;竹者,竹汀钱大昕也,皆钱氏先贤,分别为笺注、宋诗、考订之标的。
  
    已故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即许总、许结教授尊人),昔年讲杜甫诗选,谓饮酒具三境界,取《庄子》篇名,一曰养生主,谓少饮足以养生;二曰逍遥游,谓微醺而神王;三曰齐物论,则酩酊而是非皆遣,物我皆忘。予见古今论酒者,此最为名言。
  
    郑板桥尝刻一印曰“徐青藤门下走狗”,沈祖棻先生尝戏言愿为晏小山丫鬟,予则愿为黄仲则书僮,为磨墨钞诗。
  
    予昔论《左传》与《战国策》说辞之异,举数端而析之。后读明冯时可《雨航杂录》,卷上有云:“春秋之文,告言伦脊而渐渍人心志;战国之说,辞气纵横而耸动人耳目,然去圣王之典训远矣。”予所论之大旨,略已见于此。信乎古人之书足重,而明人亦不得以不学二字概之也。
  
    冯氏同书又云:“西京之儒术衰于扬雄,为利禄也;东京之经师衰于馬融,为奢淫也。经术衰而节行振矣,节行摧而清谈起矣。世变之移,人实为之。”此亦善论两汉魏晋间风俗之转移者。
  
    一新诗风之起,绝非仅以口号、主张而遂即为当世所追趋,必辅以创作之成功方能耸动天下也。钱锺书所谓“学识高深,只可明义;才情照耀,庶能开宗”(《谈艺录》)是也。而明公安派之盛行,乃绝好之例证。朱彝尊《静志居诗话》卷十六云:“嘉靖七子之派,徐文长欲以李长吉体变之,不能也;汤义仍欲以尤、萧、范、陆体变之,亦不能也;王百谷、王承父、屠长卿虽迭有违言,然寡不敌众。自袁伯修出,服习香山、眉山之结撰,首以白、苏名斋,既道其源,中郎、小修继之,益扬其波,由是公安流派盛行。”清初王渔洋之倡宋诗而风靡天下,盖亦以其《蜀道》一集示人典范耳。
  
    八闽僻处东南,其俗最重乡谊,故其文人多同气相爱而无他省文人之水火,观明末徐氏兄弟、曹学佺、谢肇淛之交谊可知。其持论亦往往不激不随,无与世竞争之心,故能自守唐诗传统不坠,而周旋于公安、竟陵两派之间,亦无龃龉也。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